三寄小读者通讯五

上一章:追念振铎 下一章:《月季花》

努力加载中...

亲爱的小朋友,我实在没有一时一刻忘记我的喜爱和责任。你们是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的身上!

亲爱的小朋友:

说起中日两国文化上的来往与交流,早在公元一世纪的时候,汉朝班固所作的《汉书》

从我自己来说,解放前因为赴美就学,就有几次路经日本,解放后又参加了好几次的友好代表团去过日本,结交了日本的广大人民,参观过日本美丽的国土,就深深地感到我们两国文化上相互的深广影响和人民间的深厚友谊。我们两国人民之间,无论在文字上、绘画上、建筑上、医药上,甚至在穿衣吃饭上,都有着共同的语言。为了亚洲和世界的稳定和平,我们这两个勇敢勤劳的伟大民族,一定要世世代代地友好下去。

这两位青年人,一位是日本东京日中学院(这所学院是专学汉语的,从一九六四年创办起,已经毕业了一万多名学生了)的教师,现在北京的一所外语学院教授日语。另一位是在我国工作的日本专家的儿子,他从小在北京,从小学念到大学毕业。他们都是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人!

我们三个年纪相差半个世纪的竟然不能受到中国方面最伟大的掘井人周总理的访问,明年樱花时节,我们将如何地怀念他呵!”过了一会,我说:“你们在今年十月的‘万山红遍’、‘枫叶如丹’的红叶季节,不是接受了我们邓小平副总理的访问吗?一桩伟大的事业,一定有很好的接班人,让我们都努力做他们的接班人吧。”小朋友,当时我说这些话,不但是安慰他们,也是安慰和鞭策我自己。谈起中日友好,这二十多年来,中日两方的老一辈人,辛辛苦苦、一锄一锹地掘出了这一口清甜的涌泉活水,是走过了极其曲折的道路,做了极其艰巨的努力的!这个成果,来得不易,小朋友们必须永远铭记!

昨天下午有两位日本青年人来看我,我们虽是初次见面,谈起来却像旧友重逢那样地兴奋、欢喜!

(本篇最初发表于《儿童时代》1979年第1期。)

里,就有关于日本的记载,此后如唐朝的鉴真法师(死在日本),诗人李白的诗友、日本人晁卿(死在中国)等,他们对于交流文化的伟大事迹,都是我们所钦佩而且乐道的。此后两国有了更加频繁的来往,将来你们读历史时都会知道而且会感到兴趣的。

这两位日本朋友,同我谈的话很多,那位从北京大学毕业的青年,悲愤地谈到“四人帮”对北京大学的摧残和压迫,谈到《天安门诗抄》,谈到“四人帮”粉碎以后的狂喜。那位日中学院的教师,同我谈到日本人民所最敬爱的中国名人,是毛主席、周总理和鲁迅。最后谈到中国的儿童,他说:“您不是很爱孩子吗?我也很爱孩子。我刚到中国不久,还没有同中国儿童接触的机会,但是每个星期天,我都带着照相机,到公园去照孩子们活动的相片。我觉得中国的儿童,特别地天真活泼!”我笑了,我说,“你不觉得日本儿童也是天真活泼可爱吗?”他们也都笑了,说:“是呵,他们都是我们很好的接班人呵!”临走时,他们和我紧紧地握手,再三地说:“我们希望您多为儿童写作!”

祝你们健康、进步!你们的朋友冰心一九七八年十一月十九夜。

毛主席在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开幕词里,勉励我们要“为了建设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而奋斗,为了保卫国际和平和发展人类进步事业而奋斗”。在新的长征路上,你们是在共产党领导下一支庞大的生力军,你们肩上负着:建设一个四个现代化的社会主义祖国,和保卫国际和平和人类进步的重大而艰巨的责任。为了完成这个任务,我希望你们也把我们肩上的促进中日和平友好的责任,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