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茹志鹃①

上一章:三寄小读者通讯三 下一章:致季尘①

努力加载中...

上海我的朋友不少,在北京也见到了许多,但因为我住在郊外,人家也不容易来,我又很少出去,不过下次我若到上海,一定给你个电话,你若来时,一定给我个信,我进城来看你。

你们编的《上海文艺》真是不错,不是我当面夸奖,《上海文艺》上的文章既深刻又活泼,看出了你们的努力!我有①茹志鹃,女作家。1925年9月13日生于上海,祖籍浙江杭州。1943年参加新四军,在军区文工团工作。1950年发表第一个短篇小说》、《草原上的小路》等短篇。还出版了自传体长篇小说《她从那条路上来》。

你在我面前说“总之,老矣!”不觉得脸红吗?我也有关节炎,也有冠心病,血压高到110~220(但是我的病也许没有你那么厉害),我不但做了外婆,而且做了“内婆”,孙男女内外共有五个之多(四男一女十二岁——六岁半),星期日就是我“安内攘外”的一天,即谢绝客人,一切朋友我都请他们不在星期天来。此外我要镇压这一群“小土匪”!——总之,凡事都要一分为二,病有它的好处,使人少作无益的活动,孩子多了,使人的心思也活泼一些!

菡子们都好吗?见到她们时,代我问好,并说我身体很好。

空一定给你们写,现在各地要文章的信不少,但我没有什么生活,假如你不嫌我讲些小事的话,我有题目时,就给你寄去。

志鹃同志:

祝你好!下次不许说“老”了,说得我怪难过的!冰心七、廿七(此信系周达宝同志征集)

得你信如见故人,不胜喜慰。这次文联大会你没有来,我正引以为憾,我本来是要到福建去,路经上海的,结果因此会也未去成!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