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郭老

上一章:我也来谈谈时间 下一章:老舍和孩子们

努力加载中...

他并没有陨落,他永远不会陨落。他永远在广漠的宇宙中,横空飞驰。

一九七八年六月十二日十六时五十分,一颗中国当代科学文化的巨星,拖着万丈光芒从我们头上飞逝了,陨落了!

现在,我在初升的朝云映照之下,来写悼念郭老的文字,我几次住笔沉吟,我这支小小的笔,实在写不尽他的热情潮涌、才调纵横的一生,写不尽他的前进的一生,革命的一生,创造的一生。我只能从我自己对他的景仰说起。

这十年来,我所珍藏的友人赠书、赠字、赠画,丧失殆尽,郭老这张条幅也在其中!在我追怀悼念一位良师益友的时候,就会忆起我的每一件失去的珍藏的诗画,这对于我都是不可弥补的损失!

郭老和我们永别了!但他是在写“大快人心事,揪出‘四人帮’”之后,是在为全国科学大会写出了《科学的春天》那篇响彻云霄的向科学进军的号角的闭幕词之后,是在为中国文联常委会扩大会议写出了《衷心的祝愿》的闭幕词之后,才快意地与世长辞的。他勉励我们要好好学习博大精深的毛泽东思想,要牢记敬爱的周总理对文艺界的培育与关怀,他要我们“敢于坚持真理,同人民群众心连心,按照党和人民的要求,放开笔来写,拿起笔来投入战斗,把‘四人帮’设置的种种精神枷锁踏在脚下,深刻地、光彩夺目地反映我们的伟大的时代”。

六十多年以前,郭老在他的一首长诗《星空》中写道:

巴比仑的天才,埃及的天才,印度的天才,中州的天才,星光不灭,你们的精神永远在人类之头昭在!

婉婉唱随乐,殷殷家国忧。

郭结人民,教育人民,打击敌人,消灭敌人的革命政治内容发挥得恰到好处,这一点我感到是可学而不可及的!

………………………………鸡声渐渐起了,初升的朝云哟,我向你再拜,再拜。

我在二十年代,就拜读过郭老的新诗,如、哲方面的文章,都在我们年轻人中间传诵着。而我和郭老相识,还是一九四一至一九四六年间在抗战时期的重庆。

微怜松石瘦,贞静立山头。

郭老!您的精神,永远在人类之头昭在。您就欢乐豪放地在无边无际的宇宙中迎风飞驰吧!我们这些还在祖国土地之上的您的景仰者,定将努力拿起笔来投入战斗,把“四人帮”

人籁无声,古代的天才从星光中显现!

设置的种种精神枷锁踏在脚下,深刻地、光彩夺目地反映我们的伟大的时代!

一九七八年六月二十日清晨(本篇最初发表于《人民文学》1978年第7期,后收入《晚晴集》。)

碧帘锁烟霭,红烛映清流。

泪珠一样的流星坠了,已往的中州的天才哟!

幸而我还能看到许多郭老的字迹,有的是录毛主席的或是他自己的诗词;在毛主席纪念堂,在人民大会堂以及国内外的其他集会或名胜的地方,都能看到他热情奔放、龙蛇飞舞的笔迹。

那时郭老正在敬爱的周总理的领导下,从事抗日救亡运动,我也算是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之一员。虽然我因病久住在重庆郊外的歌乐山,深居简出,但也还有些朋友登山造访,其中就有郭老、老舍先生和其他人士。我记得在一个夏天的下午,郭老和老舍先生、冯乃超同志等上山来了,在我门外的山坡上,万树浓荫之中,遥望蜿蜒如带的嘉陵江,清谈了半日。过了几天,老舍先生就送来一张郭老赠我的条幅,上面写着一首五律,还有跋语,我记得诗上写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