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文艺黑线专政”论的流毒不可低估

上一章:瞻仰毛主席纪念堂——北京来信 下一章:从八宝山归来

努力加载中...

十多年来,“四人帮”举着这面黑旗,对革命文艺工作者实行残酷的镇压,在文艺界实行野蛮的资产阶级文化专制主义:只许他们的毒草泛滥,不许无产阶级的香花开放;只许他们的谬论横行,不许文艺工作者和广大人民群众反击。“四人帮”的“文艺黑线专政”论,窒息了社会主义文艺,搞乱了不少人的思想,对于它的流毒和影响,我们决不能小看,决不可低估。

“文艺黑线专政”论不只毒害了一些文艺工作者,而且毒害了为数不少的干部和群众,特别是毒害了许多青年人以至少年儿童。一九七四年,叛徒江青的黑手伸进了儿歌园地,她又是讲话,又是“批示”,又是指令某些人带头“创作”儿歌,又是在报纸上以显着地位发表小学生的儿歌。江青的“热心”为了什么?原来她是要利用儿歌反党,要毒害我们的下一代!我有一

(本篇最初发表于《人民日报》1977年12月4日。)

多年来,“四人帮”用“文艺黑线专政”论这把刀子,要把社会主义文艺砍成一片“空白”;用“文艺黑线专政”论这块石头,压得广大文艺工作者喘不过气来。党中央一举粉碎“四人帮”,我们文艺工作者得到了第二次解放;现在深入揭批“文艺黑线专政”论,又砸开了“四人帮”强加在我们身上的精神枷锁。我要拿出革命加拼命的劲头,加倍地努力,刻苦地工作,为繁荣社会主义的文艺创作贡献自己的力量!

我今天走进人民日报社,感慨万分。我们坐在这儿,控诉和批判“四人帮”炮制的“文艺黑线专政”论,我不由得想起这些年来受到“四人帮”残酷迫害的老同志、老朋友,想起老舍、郭小川、侯金镜、马可、孙维世这些同志。他们已经不在人世,不能同我们一起揭发、批判“四人帮”搞“文艺黑线专政”论的罪行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