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友谊源远流长

上一章:樱花和友谊 下一章:致赵清阁

努力加载中...

有一位作家朋友在山口县的前一站上车,给我送来一盒香气四溢的点心,盒上附了一张小纸,说:“这是日本传统制法的樱花树叶子裹成的糯米团子,叫做樱饼,很香,请你尝尝。”

我十分欢喜地谢过他。当下就打开盒子和同伴们分享了,真是芬芳满颊,名不虚传。这使得我们对于樱花的色、香、味的欣赏,又加深一层!

日本朋友告诉我,这种冲绳的古装歌舞,就是古琉球流传下来迎接我国唐代使节时的歌舞表演,使我联想到我在日本参观的东京国立博物馆,京都德川美术馆,鹿儿岛的矶庭园尚古集成馆,那坝县立博物馆……看到这些馆内的文物和艺术品的时候,总使我深切地感觉到这些歌舞,以及种种艺术作品,不论是字画,刺绣,漆器,瓷器……都显示出它们是中日两国两千年来文化交流的结晶,都是中日两国伟大的劳动人民,在我们传统文化的基础上,互相交流,互相学习,互相补充,互相切磋琢磨并加以丰富发展的丰硕成果。至于如何在我们祖先的已有成绩上,再加以发扬光大,对世界文化做出我们应有的贡献,就有待于我们和我们子孙的努力了!

在长崎,在参加盛大的欢迎酒会之前,先观看了特为欢迎我们而演出的龙舞。日本朋友说,这龙舞是古代从中国传到长崎来的,服装锣鼓,都按中国式样。最别致的是,在龙舞中不但有大龙,还有一条小龙,随大龙之后,飞腾蟠旋而出!持竿的都是十岁以下的儿童,举着龙尾的孩子,才三岁多,也是身穿彩衣,由大人扶着他的双臂,在喧腾的锣鼓鞭炮声中,紧随着大家飞跑了一圈,博得了满座的欢笑和雷鸣般的掌声。

我们的旅途之末,是冲绳岛的那坝市,在欢迎酒会上,我们又观赏了古装歌舞,表演内容是牛郎织女故事,其音乐之美妙,服装之淡雅,曲调之悠扬,为古装歌舞中所少见!演员多是女孩子,她们的“倩兮”的“巧笑”,“盼兮”的“美目”,至今还盘旋在我的脑海里!

因为全团分作四路访问,有许多热烈难忘的场面,我并没有亲历,但只就我们从大阪到冲绳这一路的经历,就已经是绚烂多采,写不胜写了!

我们就是在樱花时节,在日本到处观赏那和中日友情一样地灿灿盛开的樱花。首先是在东京新宿御苑,我们应邀出席了田中首相举行的赏樱会。中日两国朋友,并肩携手,穿行于一簇簇,一丛丛绯云白雪般的樱花树下,我们心里洋溢的交流的热情,随着乐队演奏的中国革命现代舞剧《白毛女》的曲调而奔涌沸腾。此后,我在各处访问中,还时时看到樱花,团员们都学唱《樱花,樱花》这首日本民歌。到日本北方地区访问时,还在北海道看到了开放最晚的樱花。

在日本樱花盛开,春深如海的季节,以廖承志为团长的中日友好协会访日代表团,从四月十六日到五月十八日,访问了和中国有两千年友好联系的近邻——日本。这三十三天沉浸在日本人民的友好热情中的欢乐经历,在我们五十五个团员的心坎中,都是永远不能磨灭的!

在车如流水的一瞥中,我们感到了无限的喜悦和不尽的怅惘!

五月二日,我们从大阪出发到山口县,一路经过广岛和其他车站,都没有下车,但各站上都有许多日本朋友在车窗外摇旗欢呼,或从窗口和我们握手,塞进一束束美丽的花朵。

因此我说,我们友好的“源”,是很远很远的,我们友好的“流”,也是很长很长的。

我很高兴地看到我们的人民友好和文化交流的工作,正在由我们的子孙继续下去,而且他们也一定会永远继续下去!现在中日两国的青年们,正在这一衣带水之间,穿梭般来往,每天我在报纸上,电视上,都看到他们在两国土地上的工作和活动!友好访问也罢,体育竞赛也罢,美术科技展览也罢,音乐舞蹈表演也罢,他们都在为着两国人民世世代代友好下去,欢欣鼓舞、朝气蓬勃地工作着。

我们这个代表团,是中日邦交正常化后第一个到日本的大型友好访问团。日本全国人民对我们的热情,就像开了闸的流水,奔涌倾泻而来。全国各地邀请的函电,雪花般飞来。

五月四日,在福冈县的博多市,我们参加了“咚大鼓”的盛大的民间舞蹈。这是博多市的传统节日,这一天,万千市民都戴上花冠,穿上花衣,涌上街道,走在一乘乘的装成庙宇的彩车之间,敲着木制的饭勺,一边跳舞,一面唱出自己心中的愿望。而今年的彩车上,特别换上了熊猫的模型。饭勺上写着的祝愿红字是“中日友好”。我们也被主人照样穿戴起来,走进这欢乐的人流,和他们一起载歌载舞,和他们一同高呼“中日友好万岁!”

瞻望将来,我们更有“接班人任重道远”之感。我的日本老朋友们,正在日本一方,做着中日两国青年中的桥梁和指引的工作,我也要追随我的日本老友之后,以我有生之年,和我们的青年人一起,为增进中日两国人民的友谊做出自己应有的积极的贡献。1973年7月31日

在这次访问中,我重晤了不少多年以来为促进中日友好和实现中日邦交正常化,作过艰苦的努力和巨大的贡献的日本朋友们。我们抚今思昔,对于我们两国人民的长期愿望终于实现这一事实,我们的欢喜和感激,是不可以言语形容的。

我们在万分欢喜感激之余,只好人分四路,分头拜访了日本四十七个都、道、府、县中的三十八个。我们进行了不下于五百次的参观、访问、会晤、座谈和集会。我们接触了数以万计的工人、农民、渔民、青年、妇女,以及文化、艺术、科学、教育、新闻、体育、宗教、政界和经济界人士。这数目还不包括在火车站上、公路旁和大街两边向我们挥旗举臂欢呼致意的广大群众。至于接待我们的欢迎实行委员会,也是由二十二个政党、团体和个人组成的,仅委员人数就近三千人,地方上的欢迎委员会几乎都是由各界人士和县知事、市长、县或市议会议长联合组成的。这样的举国一致的欢迎招待,都证明了中日两国人民友谊的源远流长。我们收获了两千年来我们的祖先耕耘的丰硕的果实,我们就更要在这片肥沃的友好土地上,播下更多的友好的新种子。

好客的主人用这个节目来欢迎中国客人,说明长崎同中国有着历史悠久的友好往来关系。

日本妇女界在送给我们的一首诗里说:“樱花是日本的花,人民的花。”正因为这样,中国人民就把樱花看做是象征中日人民友谊的花。日本方面在中日建交后赠给中国的山樱树苗,已在中国首都北京的土地上茁壮成长。在日本田中首相接见中日友好协会访日代表团全体团员的茶会上,廖承志团长特地把三片从北京的小樱树上采下的嫩叶,送到田中首相的手里。这时官邸的大厅上响起了一片欢腾的掌声。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