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和友谊

上一章:“因为我们还年轻” 下一章:中日友谊源远流长

努力加载中...

那是一九六一年的春天我到日本,正是樱花盛开的季节,我到处看了樱花,在东京、大阪、京都、箱根、镰仓……但是四月十三日我在金泽萝香山上所看到的樱花,却是我所看过的最璀璨、最庄严的华光四射的樱花!

中日两国人民的友谊,说来话长,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了,但我在童年时代,却没有感觉到它。那时,日本的军国主义者在我们的心里,竖立起一道高墙。使我那时没有去结交一个日本游伴的愿望。直到青年时代,我到美国留学。在那里,我认识了几位日本同学。因为大家都是东方人,拿起毛笔来写汉字,拿起筷子来吃米饭。谈到历史,谈到文化,谈到艺术……都感到有“他乡遇故知”那样的亲切。同时,我也深切地认识到日本青年和中国青年一样,瞻望将来,都是要为亚洲和世界和平做出最大的努力的。这对于我,是个鼓舞也是个希望。一九四六年冬,我到了战后的日本,一片荒凉景象,使我触目惊心,我又深切地感觉到,受着日本军国主义的祸害的,不只是中国人民,日本人民也是最惨痛的受害者!那几年中我认识了一些日本的学者、作家、大学生,我对日本人民的了解和同情,又深了一层。

新中国成立后,我又三次访问过日本,这时,我接触的范围,更加广泛了。我接触了日本的工人、农民、渔民,从中国回去的日本士兵以及许多群众。至于在这些年中,我在中国所接待过的各界日本朋友,更是不计其数!在这些频繁的接触交往之中,使我不能不感到人民的力量是不可阻挡的。

樱花对于我,永远是中日两国人民友好的象征!

去年九月,日本田中首相应邀访华,两国政府首脑通过友好、坦率的会谈,达成了中日邦交正常化的重大协议。这是中日两国人民二十多年来热切愿望的实现,也是两国人民不懈努力的结果。消息传来,隔着一衣带水的中日两国人民,都感到非常的高兴。

四月十二日,下着大雨,我们到离金泽市不远的内滩渔村去访问。路上偶然听说明天是金泽市出租汽车工人罢工的日子。金泽市有十二家出租汽车公司,有汽车二百五十辆,雇用着几百名的司机和工人。他们为了生活,要求增加工资,已经进行过五次罢工了,还没有达到目的,明天的罢工将是第六次。

人民的愿望是不可违抗的!二十多年来,中日邦交虽然由于大家知道的原因而没有恢复,两国之间的战争状态也没有结束,而两国之间的民间交往,始终绵延不绝,而且不断地发展扩大。在这一方面,我们的日本朋友所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他们要冲破重重障碍,他们要自筹旅费,他们要经过反复斗争。至于为坚持中日人民友好,争取中日邦交正常化而牺牲了自己的生命的日本朋友,对他们,

在我们访问日本期间,处处都受到日本各界人民的热烈欢迎,日中友好各团体的朋友们,更是无微不至,日夜辛勤地把我们访问的顺利和安全,作为最重要的工作。使我把樱花和中日人民友谊紧紧地联系在一起的日本金泽的出租汽车司机们的热情表现,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

随之而来的还有关于中日两国互赠礼物的消息。当我听到有两千株山樱的苗本,从日本送来,将在中国土地上生根开花的时候,我是如何地欢喜兴奋呵!

在我的感情横溢之中,一片绯云白雪般的樱花,在我眼前涌现了。在花丛中掩映的是许许多多我的日本朋友的面庞;这些面庞:老的,少的,男的,女的,都是那么诚挚,那么亲切,都是我的为中日邦交正常化而尽到最大力量的战友呵!

下了山,到了市中心,街上仍没有看到其他的行驶的车辆,只看到街旁许多的汽车行里,大门敞开着,门内排列着大小的汽车,门口插着大面的红旗。汽车工人们整齐地站在门边,微笑着目送我们这一行车辆走过。

热烈的惜别场面过去了,火车开了好久,窗前掠过的是连绵的雪山和奔流的春水。但是我的眼前仍旧辉映着这一片我所从未见过的奇丽的樱花!

这一情景至今仍然是那么清晰地留在我的脑海里!去年十月二十三日当北京的中日友协在人民大会堂的宴会厅举行庆祝中日邦交正常化的宴会上,中日各界人士八百多人,举起杯来,互相祝贺,乐队奏起《樱花,樱花》的日本曲调的时候,忆前想后,心绪潮涌的,我想,不只我一个人吧!

到了车站,我们下了车,以满腔沸腾的热情紧紧地握着司机们的手,感谢他们对我们的帮助,并祝他们斗争的胜利。

亲爱的日本朋友们,二十多年来,我们在风里,雨里,冰里,雪里,并肩携手一砖一石地铺出了这条中日邦交正常化的道路。这道路,过去并不是平坦的,将来也还是有曲折的,随时还可能遇到这样或那样的困难和障碍。但是根据我们过去努力的经验,我们有勇气,也有信心,“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我们正在创造着亚洲和世界和平的历史,我们中国人民将在这条道路的两旁,把日本人民送来的山樱苗本,整齐地栽起,我们将以园丁般的万般珍爱的心情,仔细地培育,辛勤地浇灌,让它们在中国土地上,和我们的坚持中日人民友好的接班人,一同茁壮地成长起来,繁盛下去,使一年一度灿烂盛开的樱花,以它们的颜色和清香,来鼓舞我们世世代代的接班人,永远和我们的日本朋友,同心协力地为亚洲和世界和平这个伟大的事业不断地做出出色的贡献。

第二天早起匆匆地整装出发,我根本把今天汽车司机罢工的事情,忘在九霄云外了。

“为着要送中国作家代表团上车站,他们昨夜开个紧急会议,决定把罢工时间改为从早晨九点开始了!”我正激动着要说一两句道谢的话的时候,那位端详稳静,目光注视着前面的司机,稍稍地侧着头,谦和地说,“促进日中人民的友谊,也是斗争的一部分呵!”

他们罢工的时间不是从早晨八时开始么?我连忙向前面和司机同坐的日本朋友询问究竟。日本朋友回过头来微微地笑说:

(本篇最初发表于《大公报》1973年1月11日。)

我的心猛然地跳了一下,像点着的焰火一样,从心灵深处喷出了感激的漫天灿烂的火花……清晨的山路上,没有别的车辆,只有我们这十一辆汽车,沙沙地飞驰。这时我忽然看到,山路的两旁,簇拥着雨后盛开的几百树几千树的樱花!这樱花,一堆堆,一层层,好像云海似的,在朝阳下绯红万顷,溢彩流光。当曲折的山路被这无边的花云遮盖了的时候,我们就像坐在十一只首尾相接的轻舟之中,凌驾着骀荡的东风。两舷溅起哗哗的花浪,迅捷地向着初升的太阳前进!

当我们聚在一起,促膝恳谈的时候,没有一次没有美丽的樱花作为前景,这樱花,有在路边的,有在窗外的,有在瓶中的,有在画上的……樱花的颜色和我的日本朋友的诚挚热烈的脸庞相辉映;樱花的清香和我的日本朋友的坚定而有信心的语言融合在一起。樱花,樱花!你在我的心里,在中国人民心里,怎能不是中日两国人民深厚的友谊的象征?

早晨八时四十分,我们从旅馆出来,十一辆汽车整整齐齐地摆在门口。我们分别上了车,徐徐地沿着山路,曲折而下。天气晴明,和煦的东风吹着,灿烂的阳光晃着我们的眼睛……这时我才忽然想起,今天不是汽车司机们罢工的日子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