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亨德拉诗抄》

上一章:毛泽东思想的胜利 下一章:惊雷正在日本响起——评日本话剧团访华演出

努力加载中...

尼泊尔人珍爱他的祖国远远胜过自己的生命;他定将竭尽全力把日月旗帜高升这在我都算容易去忘掉尘世和我自己,无端和你在流泉畔相逢,却使我永世也难忘记。

我们将点起进步之灯来把你的慈颜照耀——我们一定要,我们一定要!

那又有什么关系!

照在我的脸上,这时节,我瞥见了珷琪,在我心房的角落里。

我们将永不退缩,永不惧怕。

献给朋友,一旦需要,牺牲的热血我们也有。夏天烈日底下湿季风暴中间,月光被云遮住,只靠星灯引路,我一定到你这儿来,我爱;我决不负约。

我们自己生长的地方;任何压力都不能阻止我们的力量强上加强。

蜡烛和香花;我双手空空,把灵魂放在你的脚下。

彻夜寂寞不宁,闲数天上星辰,这时节,我瞥见了珷琪,在我心房的角落里。

乌云带雨,横空渡过无际的苍穹;这景色也不能引我凝眸,当我等待她消息的时候。

(《马亨德拉诗抄》,冰心、孙用译自尼泊尔加德满都1964年出版的英译本《收获诗钞》一书。作家出版社1965年5月出版。本卷只收冰心的译诗。)

你有万万千千的儿女齐步前奔,来点起进步之灯把你的慈颜照耀——我们一定要,我们一定要!

有流萤给我们作伴,我们将应和着蟋蟀的调儿歌唱。

永远前进,勇士们寸土不让;你们是尼泊尔勇敢的儿子,尼泊尔是你们生长的地方。让敌人的弯刀和刺剑这将是你们面临的一切,如果你们真是勇敢与坚强。你们的公民权利,①马亨德拉,比尔·比拉克姆·沙阿,尼泊尔国王。你们也不必惧怕,真理在你们这边。你们永远凛然前进,不论是什么种姓,什么信仰,你们都是从这块土地出生。长久地痛哭与哀号母亲说:“这些不是我的儿女——“他们是这样、这样地悬殊。”

〔尼泊尔〕马亨德拉·比尔·比拉克姆·沙阿①

必须坚持丢弃把今天的事情推到明天的恶习。

我们自己,都很贫乏穷困;但我们是大地的自豪的儿子;我们的财富是——勇敢和劳动。

你会吸尽国家的精力;不要扯下自由的旌旗,去寻求自己的利益。

请你不要心焦!

来减轻慈母的忧伤;用你辛勤劳动的果实,来报答慈母的深恩。

晶莹的露珠还在你鬓边古兰斯花上闪烁,当你走过,乱发里颤摇着散垂的璎珞。

一旦国家需要,那就是只有前进,没有后退——来保卫你和我们自己,来点起进步之灯把你的慈颜照耀——我们一定要,我们一定要!我们是尼泊尔人任何事物都不能阻止我们上升;当我们国家最最需要的时候我们准备献上自己的生命。

露珠儿抱住水仙花不放,水仙花还插在她的头上;她修饰好她黑长的头发,她又尽情地欠伸欠伸。

我们将点起进步之灯来把你的慈颜照耀——我们一定要,我们一定要!

我们也决不再受花言巧语的欺骗。

准备迎接夏天的雷电,穿过障碍无数,只有电光引路,我一定到你这儿来,我爱;我决不负约。

上升上升永远上升。

花发青林,这时节,我瞥见了珷琪,在我心房的角落里。

只因我们在同一块土地上出生只因我们在同一块土地上出生,我们就有着同样的命运;如果同样的血液在我们血管里奔流,还有谁来相歌颂或是嘲笑?

她的双唇自然润红;她的头发承受着阳光,当她尽情地欠伸的时候。

我们将同样地分担,我们将一同工作一同死,为着给我们生命的家邦。

晨辉闪射着红尘,你抱着罐儿匆匆走过,你眼边抹着淡淡的黛青。

身边的任何食粮;我们将一同喝着喜马拉雅的清泉。

一杯净水,只带来满眶涌流的眼泪。

我们将带着微笑,来维护我们创造的天地;我们将尽情享受我们在世上增添的寿纪。她不是一个脂粉香娃也不是模特儿披着轻纱,她是自然女儿的典型一种,在尼泊尔的大地上开花。

我们曾因无知不识,没能团结起各个阶层;如今懂得了团结的意义,我们决不再踌躇不前。

我们凭着自己的勇敢和坚毅来建设祖国,为祖国服务。

下到低湿平原;我们将筑起一条通路!

奔下崖沿,这时节,我瞥见了珷琪,在我心房的角落里。

不住树头歌唱,这时节,我瞥见了珷琪,在我心房的角落里。

即使健在,虽生犹死;热爱祖国辛勤劳动的人——即使长逝,虽死犹生。只要我们还有一双手臂为什么要乞求别人的帮助?

不要让忧伤和失望,来扰乱慈母的心胸;让我们把国旗高高举起,直举上辽阔的天空。尼泊尔,我的母亲请你不要颦蹙!

邻鸡高唱,这时节,我瞥见了珷琪,在我心房的角落里。

“有的又在穷困匍匐;“我真不忍举目细看,“他们是这样、这样地悬殊。”

我们将一同登上喜马拉雅的顶峰,花环系住我们的手臂,我们在一起游戏。

在茅舍的小门边,她轻快地揉着眼睛,她尽情地欠伸欠伸。

她脸上发出尼泊尔的容光;我惊醒瞥见了这个姑娘,当她尽情地欠伸的时候。玛答鼓儿频敲加速人的心跳,这时节,我瞥见了珷琪,一抹黛青在她的眼际。

她就是一个纯全的尼泊尔女儿!既然有生就不能逃死,你无法追回那失去的日子。

我们仅有的财富是日月旗下的一双双手臂。

呈现在条条光线里;你是使风流动围绕天空的大气。生命既然是欢笑和眼泪合成,就有勇气去迎接爱情的巨变。

“有的又是遍体绫罗;“我不能看着,”母亲说,“他们是这样、这样地悬殊。”

对死去的人儿却都是一样;让我们对着共同的仇雠贫困,直战到最后的壕沟。

我们将像一个人似地站起,来保卫我们的亲朋,生活和土地。

也许遇到死亡,我决不后退一步;勇敢做灯给我引路,我一定到你这儿来,我爱;我决不负约。我来到你的庙里,我主只怀着一片虔诚;空着双手,我却寻找安宁,我来了,我寻求,我得到了。

只听见鸟儿啾啾唧唧,这也提不起我一点精神,只因没得到她一丝消息。

裹在飘扬的衣褶里,年青的脸上温柔地罩着一层贞静的轻纱。

呵,不要从这块土地上迁走惹得母亲哭泣;不要因为一时的自骗自欺,忘掉了你生长之地。

挥舞着不是没有目的——为要击倒我们的仇敌!

喜马拉雅的山边,草地作为床铺,被窝就是青天。

沙子细细长流;不必担忧,“希望”在我们这头。

我们将点起进步之灯来把你的慈颜照耀——我们一定要,我们一定要!

“他们有的住着豪华的城堡,“有的就蜷伏在卑陋的棚窝;“我不忍看到我的儿女,“他们是这样、这样地悬殊。”你是宇宙的精英你无所不在;像众生的生命一般,你无所不在。

我们将点起进步之灯来把你的慈颜照耀——我们一定要,我们一定要!

这也解不了我心里的忧愁,当我等待她消息的时候。

天堂般的土地;我们将用月光洗去我们的足迹。

我们要饱啖自己栽种的果实,不管它是甜还是酸;我们宁愿在自己土地上吃苦,决不去追求异国的狂欢。

忠实、及时,把工作做好;努力在生活里学习,以不朽的荣名为宝。今日清晨我忽然惊起;昨夜梦里我写下了这首诗。

穿的是朴素自织的东西——那风韵?可真是难描难画!

布施金币和银钱,我却献上——原是你自己的我这烦恼孤凄的生命。青鸟归来她的一言半语;我为她寂寞凄凉,眼看着望绝心死。

谁又能给我慰藉,分忧——只有你——可是你又住在遥远的地方离着忧伤的我,很远——很远。

何等地甜蜜!何等地轻柔!

今天把祖国建造;光阴一去不复回,以后的事情没人知道。

好好关怀国家的团结;别做个无用的担负——别成为母亲的诅咒。

正称她朴素的本国衣装,太阳给染上七彩的虹光当她尽情地欠伸的时候。

洒尽最后一滴血珠;我们也不辞辛苦流汗为自己的土地服务。

这对我们并不合适;只有我们欠着的慈母深恩,我们却永远不会忘记。

珠环挂在她的颈上;她完全是个尼泊尔的姑娘,当她尽情地欠伸的时候。

火焰般辉煌璀璨;这景色也不能引我凝眸,当我等待她消息的时候。

宝石的华光;你藏在颗颗水珠里,汇成大海汪洋。

我们永远相爱相亲;我们将拉紧每一缕神经,来点起进步之灯把你的慈颜照耀——我们一定要,我们一定要!

等着听她足音的回响,在黑夜万静之中——我的等待却又落空……落空。

两两三三地露现,我无情无绪欲数还休,当我等待她消息的时候。

南至印度,北至喜马拉雅!

自豪地看着人世;你的任务是自力更生,来保卫她的权利。

吹过宁静的黄昏,这时节,我瞥见了珷琪,在我心房的角落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