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人民友谊的火花——日本芭蕾舞《祗园祭》观后

上一章:和日本儿童一起看《宝船》演出 下一章:《回忆录》①-1

努力加载中...

(本篇最初发表于《大公报》1964年10月6日。)

我对于芭蕾舞技巧是个外行,但是从舞蹈和音乐以及演员们的表情中,也能够看出这出舞剧所要表达的、只有通过斗争才能获得和平的主题思想,它显示了人民群众为反抗压迫、建立自己幸福生活而团结斗争的巨大力量。松山芭蕾舞团的艺术家们,在“为人民服务、为革命服务”的创作目标下,在芭蕾舞的基本规律的基础上,巧妙地把芭蕾舞的形式和技巧,和日本当时的人民斗争、人民生活和民间舞蹈很自然揉合在一起。这里有优美的抒情和舞蹈,如铃舞,插秧舞,花笠舞等,都有浓厚的地方色彩,和人民生活紧密地结合着;也有雄壮的鼓舞人心的舞蹈,如火炬舞,愤怒舞和奋起舞等,表现出广大劳动人民团结起来,为反抗压迫而斗争的勇敢坚强的气魄!

祝松山芭蕾舞团演出成功。

《祗园祭》这个剧目,在我也不是陌生的。去年冬天,我参加中国作家代表团访问日本的时候,在东京曾观看了日本《祗园祭》的演出。《祗园祭》起源于九世纪前后,是日本京都八坂神社举行的一年一度的赛会,彩车游行是祭祀的主体,此外还有种种形式的民间舞蹈。这些舞蹈可以把分散的劳动人民聚集团结起来,构成一股声势浩大的群众力量。而彩车游行也被当时(十五世纪)的压榨人民的统治者,看作是人民的示威游行。于是他们颁布八项禁令,舞蹈也在被禁止之列,《祗园祭》也因而中断了。日本京都广大劳动人民,联合起来,抗捐抗税,并且决定恢复《祗园祭》。剧情的发展,是从木匠新吉和他的同伴们偷偷地制作彩车开始,以农民起义军和市民群众联合斗争战胜了统治者的捕快们,受伤的木匠新吉坚强地屹立在彩车上,群众拉起彩绳,在雄壮

在中国人民庆祝建国十五周年的欢乐气氛之中,日本松山芭蕾舞团,带着新的、歌颂“日本人民胜利历史”的剧目——《祗园祭》,和其他的精彩剧目,在北京上演了。这些剧目的演出,发出了灿烂的中日人民亲密友谊的火花,在中国观众的脑海中,永久不会磨灭。

松山芭蕾舞团,对于中国观众,并不是陌生的。这个年轻的、朝气勃勃的、以“发扬日本独特的表演风格,创作民族形式的芭蕾舞”为基本方针的日本芭蕾舞团,曾于一九五八年,带着以中国新歌剧《白毛女》改编的芭蕾舞剧,应邀来中国访问演出,受到了中国人民的热烈欢迎。那时候,我和许多在场的中国观众一样,一方面欣赏了松山树子女士和她的伙伴们的优美刚健、表达了喜儿和大春以及他们周围的人们的坚强不屈的反抗斗争精神的精彩表演,一方面从心里深深感谢松山芭蕾舞团的艺术家们,把这段中国人民斗争的故事,用芭蕾舞的形式和技巧,在舞台上向日本人民痛快淋漓地作了介绍,这对于促进中日两国人民的互相了解和敌忾同仇的友谊,是有多么大的贡献呵!

在舞蹈和音乐的民族化方面,我是说不出什么理解的,而在克服穿着日本服装表演芭蕾舞的困难方面,我却有着很深的钦佩。在东京看《祗园祭》演出之前,我曾想到:端严而紧称的日本妇女服装——厚重的腰带、宽长的袖子和紧束在身上的长衣,怎样能得心应手地跳起轻盈飘忽的芭蕾舞呢?后来我看到台上的女演员们的服装:宽长的袖子改短了,一条细仄的丝带代替了厚重的腰带,衣服也改短了,右底襟像裤管似地掖在右腿下面,左襟却飘拂着,跳起舞来,显得轻便飘扬,具见出处理的匠心。

作为一个住过日本,又访问过日本多次,亲眼看到日本人民在美帝国主义压迫下所受的苦难和日本广大人民的反美英勇斗争的人,我坐在台下,观赏着松山芭蕾舞团的精彩表演,心中止不住起伏着波涛般的激动!我知道松山芭蕾舞团正在创作着日本人民反对美帝国主义军事基地斗争的作品,我热烈地希望能早日通过松山芭蕾舞团艺术家的出色表演,把日本人民波澜壮阔、如火如荼的反美爱国斗争的现实,带到中国人民的眼里、脑中来,加深中日两国人民为反对美帝国主义、保卫亚洲和世界和平而共同斗争的战斗友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