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争夺下一代人的足球赛

上一章:《礼拜》 下一章:致萧珊

努力加载中...

这出剧选择了足球场作为思想斗争的战场,很能吸引观众的兴趣。儿童没有不喜爱球戏的,凡是集体活动之中,带有竞赛性质的,他们都非常热心,非常喜好。这出剧一开幕,就是群众看球的火炽热烈的场面,台上并没有球场,而从场外观众的眼里,嘴里,手舞足蹈里,赞扬和惋惜里,我们跟着他们情绪的起落,几乎是了如指掌地看到了球场上紧张的一切。我们不但看到了球场上的一切,从这些小观众的谈话和表情里,我们也摸到了球场外甚至球场上各人的性格,吴金宝这个只要胜利不择手段的孩子,把赢球的希望都寄托在中锋路阳一个人的身上,他认为路阳踢得带劲,“一个人满场飞”,但是其他同学们都看出路阳踢得不好,“自顾自,净想出风头”。而恰恰正是这个“出风头”思想,使得两年前还是个“学习好,团结好,肯听老师的话”的路阳,跟了爷叔——这个资产阶级思想的化身,离开一批伙伴,一批同志,一批真正爱他的人,走上不爱劳动,不爱学习,不要团结,不听老师的话,去追求个人风头、个人名利的道路。

在我们的社会里,每天的日常生活中,随时随地都在进行着思想战线上两条道路的斗争。在我们儿童的日常生活中也是如此,他们的思想活动,要么走无产阶级的道路,要么走资产阶级的道路,作为儿童的家长、老师以及社会上的人们,就要时时刻刻注视着我们下一代的思想和行动,用无产阶级的立场和观点来引导儿童,培养儿童,和腐蚀儿童的资产阶级思想展开激烈的、针锋相对的斗争。这是争夺下一代人的艰苦斗争,是把世界革命事业进行到底的最重要的一部分工作。把这场激烈艰苦的斗争,用生动鲜明的形象反映在舞台上,让大家看看哪种思想是正确的,是对儿童有益的,是把儿童带向光明健康的大道的;哪种思想是错误的,是对儿童有害的,是把儿童带到黑暗毁灭的深渊的,这是剧作家的责任。《小足球队》的创作和演出,就很好地尽到了这个责任。

我没有过写剧本的经验,更不懂得舞台上的种种技术,但是我从这出戏里看出,要写出一个好剧本,必须是作者满怀着高度的革命责任感,深入到儿童的日常生活中去,精心挑选出最有普遍意义的、而且是儿童们所最感兴趣的实际问题,用阶级分析的方法,来安排处理剧情的发展和剧中人物的心理变化。把事物矛盾的发展与解决,步步写来,合情合理,在舞台上形象突出、是非分明,从而得到了教育和鼓舞儿童的良好效果。其实,其他形式的儿童文学作品的创作,也应该是照着这个方法进行的。文艺是时代的风雨表。我们国家正在大踏步地走上一个史无前例的伟大时代,我们六亿五千万人民,正在轰轰烈烈、兢兢业业地做着把革命进行到底的伟大事业。这事业不但关系着我们子孙万代的幸福,也关系着全世界人民万代的幸福。我们的斗争是长期而艰巨的。我们的接班人可靠与否,是个中心问题。儿童文艺的作者负有培养教育下一代的重要责任,而我们的作品,尤其是现代题材的作品,远远落在儿童和全国人民要求的后面。我很高兴看到《小足球队》的演出,给我们做出了榜样。它说明现代题材并不难找,只要用阶级和阶级斗争观点看生活,里弄里的一个自发组成的小足球队,也会引起作者联系到在两条道路斗争的过程中,如何夺回我们接班人的种种问题。我们写其它形式的儿童文学的作者们,也应该这样好好地学习毛泽东思想,深入生活,在写作上迎头赶了上去!

江老师在这出戏里,是个最可爱的人物。她是我们时代的教师们的好榜样,她有强烈的责任感,她不但教书,而且教人;她不但在课堂里、学校里对孩子们的教育负责,而且在课外校外也对孩子们的教育负责。她细腻周到地注视着路阳思想活动的方向。路阳是一个在孩子群中有影响的、是爷叔所冷眼挑选特别常识的资产阶级接班人。把路阳从资产阶级思想的魔爪中争夺了回来,把一些跟着路阳走的思想模糊的同学从浑水中拉了出来,是她的首要责任。在剧情的发展中,我们跟着江老师的行动、言谈,看她以无限的热情和耐心,在做着同学中间的团结教育工作。她对他们是那样地温和、体贴、沉着、冷静。她对这些“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孩子们所做的恰合实

(本篇最初发表于《戏剧报》1964年第4期。)

作为一个热心的观众,一个关怀儿童文艺创作的人,我看了中国福利会儿童艺术剧院演出的《小足球队》(任德耀编剧,任德耀、任复导演),感到十分兴奋,十分欢喜。我希望有更多的像《小足球队》这样的剧本和其他形式的儿童文学作品产生,来满足我们时代的需要。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