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车的汽笛》

上一章:访日观感 下一章:《寄清溪川》

努力加载中...

我背上一个包袱,也坐着这列夜车,去了北满。

把矿石和机器送到工厂,把工人送到工地,还是把母亲送到女儿的婚礼上?

无论什么时候听到它都引出我满眶的泪水。

满载着欢喜与快乐!

再也没有回来。

最后一列载着忧伤的夜车向着远远的“过去”开去,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在十二年以前,八月十五的前夕。

我开了窗,睡着的城市,露水上倾泻着润湿的

是因为难过吗?不!

车轮被叹声窒住,这列愁苦的夜车开动了向北,向南,不管是什么季节,什么天气。

悠长的汽笛——在半夜的寂静中。

是一列夜车开动了吗?

替我向每一个城市和县份的车站问好,继续长驰吧。

幸运的车辆,建设的动脉,在五年计划的轨道上飞驰!

父亲被锁上铁链押到汉城,哥哥做了被征的劳工去了北满。

现在,打开窗户我倾听汽笛长鸣。

等待不了天明,在半夜开动了!

只有这列夜车把我的心摇撼起来①元镇宽是朝鲜诗人。他的主要作品有以赞颂朝中战斗友谊为主题的诗篇《毛主席派来的战士们》(一九五三),以及讴歌一九三七年金日成同志率领朝鲜人民革命军解放普天堡战役的诗篇《忆童年时代》(一九六二)等。这首诗是根据一九六三年朝鲜访华作家代表团团长崔荣化同志提供的英文打字稿译出。——译者那是我在许多年前听到的,一声愁苦凄凉的汽笛。

我忍不住激动的感情,开窗向着你挥手送别。

我要向着你挥手送别。

〔朝鲜〕元镇宽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