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开的革命花朵——和贾米拉会见

上一章:以忘我的精神和积极的行动来纪念鉴真和尚 下一章:湛江十日

努力加载中...

对于法国殖民主义者这个残酷的判决,我国的青联、学联和妇联和全世界的青年妇女团体在一起都提出过最严正的抗议,法国当局被迫改判她终身苦役。她前后被关在撒哈拉大沙漠边缘和法国的监狱里,她在监狱仍坚持斗争,直到一九六二年,她的祖国取得了独立,贾米拉才得到了自由。

(本篇最初发表于《北京晚报》1963年3月21日,后收入散文集《拾穗小札》。)

我们的诗人歌唱过:哪里有火热的斗争,那里就爆发着灿烂的火花,哪一片土地上酒满了人民斗争的热血,那一片土地上就开出鲜红的花朵。

我坐在大厅的侧首,凝望着这位年方三九的名震全球的阿尔及利亚女英雄,在从大厅各个角落射来的强烈灯光之下,不断起落的摄影机声中,她半低着蓬松着黄褐色头发的头,谦柔而又腼腆地坐在那里,黑色的大衣领半敞着,露出了雪白的颈项。她浑身上下,是那么朴素,那么温柔,但是就是这位朴素温柔的姑娘,在狰狞丑恶的法国殖民主义者面前,显示出了石破天惊的坚贞不屈的英雄气概。

坐在她身旁的几位“大姐”,用敬佩爱惜的眼光拥抱着她,劝她爱护自己的健康,告诉她独立后的阿尔及利亚同毛主席所说的解放后国主义基础的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的革命烈火,正在呼呼地蔓延,这坚脆的歌声似乎是扑面的东风的声响,风增火势,火助风威,把火光中的代表中阿革命人民的一朵红花、几片霜叶,衬托得成一幅最新最美的图画。

贾米拉·布伊海德是一朵开在阿尔及利亚土地上的鲜红的花。

腼腆谦柔的贾米拉用低柔的声音,说出了阿尔及利亚人民对于中国人民的热情洋溢的友谊,说出了中国人民对于阿尔及利亚解放斗争真诚的、无条件的支持。她谈到中国的革命文献对于非洲战士们的影响,这也是对我们的鼓舞。共同受过西欧北美殖民主义者的压迫的中阿人民的友谊,不是寻常的,乃是同情的心血凝成的战斗友谊呵!

事实是,我爱我的国家,我希望看到它获得独立,因此,我支持民族解放阵线的斗争,而就是为此,你们就判处我死刑……但是,你们不能阻挡阿尔及利亚走向独立。”

年轻的贾米拉走出学校,参加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斗争,她担任护士工作,一九五七年四月,被法国巡逻兵追击,中弹被捕——那年她才二十二岁——七月十五日又被判处死刑,当她听到法国军事法庭判决的时候,她凛然地说:“我知道你们要判处我死刑,因为你们所服务的那些人都是吸血鬼。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