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工艺美术参观记

上一章:《沙与沫》 下一章:遥祝中岛健藏①先生

努力加载中...

心灵手巧的福州工艺美术家,在漆器、石刻、木画、制花等的专业制作,都十分突出地表现了他们的艺术修养与天才。但是在解放以前,品种花样很少改变。记得从我小的时候起,每次故乡有人来,送给我们的总是脱胎的蓝色山水画的花瓶,绿色的烟盒,浅棕色的观音像等等,越到后来工艺美术的行业就越凋敝了,图样也显得俗气,我家还有一套黑色的漆着盘龙的茶几,就是那时代的产物。

日益频繁的、我国人民的国际活动,应该可以给我们的福州艺人们以更大的鼓舞,我们的亲人——侨胞遍天下,我们的朋友也遍天下,他们是需要有更多更美更有用的工艺美术品来慰安他们对于祖国的怀念,来纪念中国人民对于他们的同情和支持。最能寄寓我们的洋溢的感情的、便于携带的中小型的工艺美术品,对于反对帝国主义保卫世界和平是有它的一份贡献的!

我喜欢参观工艺美术展览,也喜欢逛工艺美术售品所,这和我历年来的社会活动有关。

(本篇最初发表于《北京晚报》1963年2月13日。后收入散文集《拾穗小札》。)

这些年来,每次到团城去参观福州工艺美术展览,都给我以新的激动,新的喜悦。

我们每次出国,到处都听到外国朋友们夸赞中国工艺美术作品;在外国朋友的家庭,公共场所和博物馆,也处处看到中国的工艺美术作品。这时候,最使我们感到幸福和自豪。去年春天,我们到阿联去参加亚非作家会议,一路上经过缅甸、印度、巴基斯坦……都有我们驻外使馆和外国友人在飞机场欢迎茶叙,最后经过波斯湾西北岸的科威特酋长国,时间已是夜半,我含着朦胧的倦意,懒洋洋地走向候机室,想不到在这个既无使馆又没有熟人的地方,居然发现在候机室一角的层层架~*上,摆满了中国的瓷塑!梁山伯和祝英台在携着手翩翩起舞,林黛玉在含情脉脉地看书,贾宝玉在她身后站着……这一对对走遍天涯的中国情侣,看到从祖国飞来的亲人,也会惊喜交集吧,至少,那天夜里的意外相逢在我的鲜明记忆中是永不会褪了光色的!

解放后,福州的工艺美术,得到了党和政府的特别的照顾与关怀,星散的艺人们招集回来了,行业生产迅速地发展起来了,品种花色大大地增加了。从建国以来,三次的团城的福州工艺美术展览会来看,的确是一次比一次更好!漆器的颜色一次比一次静柔,花样一次比一次新颖,木雕牙雕与石雕,是一次比一次更加多了浓厚的现代生活气息,尤其是最近的这一次展览会的物品,在“经响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