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纳诗选

上一章:遥寄胡安娜! 下一章:谈最新最美的图画

努力加载中...

如果我被迫去恨那曾经哺育过我的祖国,去讨普通异邦人的喜欢——那么就让船开走吧,我步行走去。

前三首诗是从加纳一九五八年出版的英文版《加纳之声》译出;后一首译自英国出版的《非洲宝库》(黑人诗人朗斯顿·休士编)。

清晨露滴的绿叶,洁净、清新,错杂的果园、农圃,图案鲜明,它们要培育出高贵的棕榈,要给椰子灌满奶浆,要给甘蔗加添甜汁,要哺饱了五谷颗粒。

但是人的情感是柔弱的小伙子和姑娘就相会了。

(译诗刊于《世界文学》1962年12月号。)

对于学生,你是精湛的学问,对于病人,你是酒浆,对于旅客,你是美,对于疲乏的人,你是安宁。

凋落和忧伤这等围困着我们,但是哈曼坦正在为世界的好消息开路,它为霖雨和欢乐把世界扫清,是的,它为这世界准备着丰收和满足。

小伙子们只许自己玩,姑娘们也只许自己玩。

万物仓皇,水给他们以生命,燥风把一切吹光;干旱使他们萎伤。

如果我被迫用左手指向我的乡镇和同胞,那曾经为我劳累的同胞——那么就让船开走吧,我情愿步行走去。科门达山〔加纳〕波斯曼·拉伊亚着呵,科门达山,战时是一座城堡,平时是一所会坛,我瞻仰过你的荣光,呵,整个我都是你的,从现在直到永远,你统辖着辽阔的土地和海洋,地面和海上的清风,向你敬礼颂扬。

吹落了万红千紫,①非洲西岸的燥风。——译者今日芬芬已尽。

一切生命都是如此,有时候哈曼坦呼啸而过,大家都在哀伤里低头,有时候也会哭泣。

哈曼坦!它什么时候才走,让世界度着欢乐的时光?

蜂儿在哀叹,干风宣告了他们的末日,他们的生命依靠花儿,现在叫他们如何生活!

呵,神圣的山,我向你颂赞欢呼:

黑夜来了,遮上你的伤痕,送来你的芬芳,也邀来了月光和湾港的目光,来给你的海洋,岩石,沙岸戴上明。

阳光扫射你的峰巅,雨水冲刷你的溪谷,但是,你不屈不挠,庄严地屹立。

姑娘们也玩捉迷藏。

小伙子们知道姑娘们藏在哪里姑娘们也知道小伙子们藏在哪里——因此在捉迷藏的时候,小伙子们找姑娘们,姑娘们也找小伙子,他们对唱着爱情的歌。

无题〔加纳〕以色列·卡甫·侯

后记这里介绍的四位加纳诗人,纳·加代·阿克瓦(KobenaGya-taAkwa),生于一九一一年,是加纳口语文学局的编委,写过剧本,也从事过戏剧的演出;《我们村里的生活》作者玛提·马奎(MateiMarkwei)生平不详。

在这时候不要哭泣,因为霖雨定随干旱而来那时世界又将微笑。我们村里的生活〔加纳〕玛提·马奎着当老人们在场的时候,小伙子们不许望着姑娘们姑娘们也不许望着小伙子因为老人们说这样不好。

永存吧,高贵的山,永存着来荫蔽,你的眼神柔和的学生,守卫你的秘密,保护你的农民,也把我的疑虑变成信仰,把我心中的黑暗化作光明。哈曼坦①〔加纳〕约瑟夫·加代着风在悲号,树林也在哭泣,大自然毫无气力;叶儿离弃了树枝,让它们光秃赤裸,这情景何等惨凄!

但是我所永远珍爱的是你周围的田地: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