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诗歌问题座谈会上的发言

上一章:话说文化交流 下一章:亚非作家的战斗友谊

努力加载中...

谢冰心同志表示赞成萧三同志的意见:“不薄新诗爱旧诗”。她说:记得《文汇报》上曾经发表过一个小学生的意见,说旧诗们就记住了,没有一个念错的。新诗有许多好的,但我也想对写新诗的同志说,新诗如果要人能记得住,不是读过就忘的话,除了内容好而外,恐怕在音韵这方面还是要注意一下。

(本篇摘自《诗刊》1962年第3期《在诗歌问题座谈会上的发言纪要》。)

谢冰心同志也谈到自己写新诗的体会。她说:或许有人会问,你年青的时候为什么也写些小诗?现在为什么又不写了?我说,我那时年青,胆子大,又想打破一切框框,写起来很容易,一气可以写几百首。现在想起来真可怕。现在叫我写,我的顾虑就多了,也可以说要求高了。新诗不好写。

  • 背景:                 
  • 字号:   默认